2007年11月13日 星期二

明日報舊作 憶夏之一

原文發布於 2005-12-11 23:55:14 十二月的雨夜,似乎很適合拿來緬懷夏天 夏天之後,探望過JUSTIN幾次。騎著車,經過萬芳醫院,彎向仙跡岩,沿著山壁,有著像美麗時光中的古老小聚落。車速放慢,引擎聲在這裡格外刺耳,停車,雞犬相聞的鄰居,或許有人已經留意上我。沿著起伏的小徑走到門前,或許J奶奶正在做菜,或是在看意難忘,看到我總是堆著笑臉,要我吃些晚飯。然後,我會在J的房間理一搭一搭的聊著,換上一落CD,然後騎著車回家。 和JUSTIN借回來的CD裡聽到,LISA LOEB的STAY,是REALITY BEATS第六首。曾經不太用心找過的單曲,卻不小心在借回來的CD中偶得;也因為喜歡,居然在還了CD後,卻將片子忘在我的PLAYER中。所以,這時候,它轉阿轉的,為我在冬夜裡唱著。 第一次聽到STAY,是野台開唱,LISA LOEB的現場。山舞台的背景是整個台北夜空,飛機不定時的劃過,嘈雜,卻氣氛十足。記得,LISA瞥了一眼飛機,做了個鬼臉,繼續演唱的神情。聽完STAY,被得志拉去其他舞台,而我卻一直記得這首歌。 野台是夏天的高潮吧,連續三天幾近虛脫的狂熱。不是搖滾迷的我,卻在那三天清楚的感染那屬於夏天特有的熱度。得志拉著我的,七月末的暑氣,海洋音樂祭的頭巾,旺福,合照和啤酒,TIZZY BAC唱著:走向沒人的鞦韆,把心情放在上面,努力推的高又遠,希望幸福會實現但夢想依然很遙遠,幸福還是畫不圓。之後我捨不得離開換下個舞台的樣子。 我們避開滿廣場的擁擠偷偷爬上屋頂,踩破瓦片的脆響帶來一點罪惡,換來氣志團熱血一百的應援歌,以及偶然發現的,全台北最美的夜景。可愛的胡椒貓,滿滿可口可樂桶的VODKA雪碧,染紅了臉頰。ROLY POLY RAG BEAR的甜美,MOJO唱著我在想你的時候睡著了,準備好的啤酒沒噴到國璽,卻被我們自己喝的光光。還有濁水溪公社堪稱暴動的混亂,混亂中我們失去了可樂桶,卻得到一根紅蘿蔔。搞笑的『人生無常 大腸包小腸』,還有註冊商標輕體瞬間,得志拉著我的,整整三天的迷炫,在他的搖滾世界裡,迷亂摯熱。但就像最後尋不回的可樂桶,手上黃色手環代表的三天搖滾回憶在現實裡卻怎麼也說不清;如同夏蟲語冰,而我只是見識過冰的夏蟲,說不清也不適合冰,也只是夏蟲。

4 則留言:

Bryan1974 提到...

我喜歡這四篇的感覺。總覺得好像就是要在夏天才有這些情懷的可能~~~:)
雖然夏天才過,又情不自禁地想念了起來。

雷獸 提到...

是啊,夏天超級令人懷念
只是這個工作平日都在冷氣房
夏天被壓縮成短短的十幾個週末
這兩年夏天的感覺越來越淡
是更年期快到了嗎?

Brilliant Bry * 提到...

那就是一句話,「來去西班牙的時間到啦!」
:)

雷獸 提到...

好熱血的感覺啊
IBIZA我終於要去了
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