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0日 星期一

交換週記 61 手術初體驗日誌

Dear 根(立晨):

       新訓還順利嗎?應該沒有太操吧?這個月全球股市大崩盤,台北同志大遊行,國慶後還有名古屋之旅,雖然事件上是熱鬧無比的一個月,不過心裡卻是雲淡風清,處於某種順遂但平靜的狀態;直到10月10號早上出了生平第一次大車禍。

       車禍過程就簡略不提了吧,初到醫院其實也不怎麼疼痛,雖然鎖骨很明顯的岔開,視覺的違和感卻超過身體的痛楚強度。等待開刀的漫長時間,其實是在深淺不一的睡眠恍神中度過,七點多進台大,等到進開刀房已經是下午兩點多的事情了。進開刀房的時候其實還蠻緊張的,醫生說有千分之一的人會對麻醉有不良反應,想到索命麻醉的劇情,千分之一應該沒有那麼衰的吧。全身麻醉是麻醉醫師評估後,在點滴先滴入麻醉藥,之後套上氧氣罩並插入喉管。點滴中的麻醉藥感並非沿著手臂傳上,而是猝不及防的掉進無感睡眠一般,意識到麻醉和陷入無知覺狀態可能不到一秒。感謝麻醉藥的良好效果,醒來的時候已經在恢復室了。

       恢復室中一般要躺上一個小時以上,等到多項指標合格才能轉入一般病房。醒來時只覺得喉頭極難受,想來醫生差喉管的時候不太溫柔,灼痛且渴的很。和護士要水,喉嚨甚至發不出聲來,卻只得嘴唇兩抹水痕。隔床的人去了又來,我還不能離開,腦袋只想著要喝水。又求了兩次,再沾了一點,還吸了一口棉花棒上的殘餘。放飯時間護士推著誰要喝掉養樂多,我想大喊給我給我卻不敢造次。隔床的人大概是睡著了,護士怎麼喊都不醒,如果賞巴掌或潑冷水是選項的話,應該會很精彩吧。

 

 

       離開恢復室,經過好長好長的路程,轉很多台電梯,才到舊院區的骨科病房,這時候才知道台大有位於地下四樓的景福通道連接兩院區。舊院區病房空調不佳,又嫌臨床室友太吵,沒多久加價轉入兩人病房(還好保險都有持續扣款),接下來就在迷離中度過,原本開刀後預期餓一天後的好食慾也被幾顆水餃輕鬆打發。昏沈中阿元來訪,回想自己說話有些語無倫次,處理日本機票的事情腦袋很不清楚,也可惜了難得的鼎泰豐元盅雞湯和小籠包。遙想當年國父可以在彌留中說『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果然偉人都身負非常人的意志力。

       當晚由於是假日,需走回新院區照術後X光,由一位工作人員領著,長路漫漫,等了小段時間拍了一張,卻又等了許久等醫師和X光技師溝通,中間的時間居然由站成坐復臥,體力之差是生平僅見。回房以後吃完藥躺平即睡,夜半卻因臨床打呼,背部濕熱反覆醒來,記不清是幾點,走去護理站要了半針嗎啡才又睡去。

 

 

       第二天,醒來後吃過早餐,起身還是有些不便,光是坐起來就要忍受右側軀幹牽動的痛楚。翻了些雜誌,復又睡去,快中午時聖姑,james,景舜來訪,還帶了UNO順血氣。雖然相談甚歡,久了卻有點不勝負荷,這時候才知道鄉土劇哭天哀地的家屬鬧過兩次廣告後,一定會有個臭臉護士(也一定要是佑民醫院)說『病人需要休息,請你們先離開』是真的。午後吃完藥又睡了,護士總是來打了針抗生素後給藥,睡睡醒醒的下午山堯ERIC順子JAMES來訪,JAMES居然還帶刀子現削水果,果真人妻都有兩把刷子抓住男人的心。晚上roy,jack帶牛奶來,沒聊太久,倒是已經可以送客到樓梯口不會不適。入夜,室友搬走了卻依然不好睡,又進了醫護站來半支嗎啡才睡去。

 

      

 

       第三天,體力更好了些,晚上雖然睡睡醒醒,不過白天睡的也不少,真不知道這幾天的睡眠是彌補之前的荒唐還是術後的休養。中午阿宏來訪,天南地北,之後要趕去上COMBAT,想到以前都偷懶,現在想上也沒辦法上啦!其後小政景舜造訪,小政果然一日組長,終生組長,不愧為小熊界第一名摩。近傍晚ERIC來拍照,可惜陽光太好,舊院區的懷舊感效果不佳,繞了繞索性就散步穿過228公園到金礦買早餐點心,回程買了公園號酸梅湯,白先勇筆下孽子就存在的老店,不知道龍子阿青是不是還在呢?之後青紅衫帶解體了的隨身硬碟幫我灌了三部電影,還有愛心水果盒,真是太感心了,算起來只有老媽和阿姨帶水果沒帶水果刀最不專業。晚上還是不好睡,不過今天只要了顆止痛藥而已,也算是進步。

 

 

       第四天,禮拜一的早上自己渡過,今早遭逢重大的打擊,禮拜一醫護站會幫病人量體重,體重居然驟升到82,雖然這幾天完全過著吃飽睡睡飽吃的生活,不過這樣的爆肥還是很殘忍啊,景舜前兩天說開刀怎麼吃都不會胖完全是騙人的!中午JIMMY午休帶著蛋糕來探望,可惜遠從遠企來的蛋糕中午已經沒心情吃了。傍晚ERIC來聊天,剛好新室友搬進來,怕吵到老人家就改到走廊聊天,剛好Johnny小師妹正在附近,也一起來聊天,剛好把蛋糕分食完,Jimmy果然是甜品達人,所選的甜品都好好吃唷。Johnny提到規劃中的古墓20,甚至前天就開始排練尾牙的舞蹈!?這未免也太精實了點吧,古墓什麼時候開始走鐵血路線了?稍後哈士奇布丁狗賢伉儷來訪,還有10月10號開刀日舉行無緣壽宴的小狼犬執行長雷門,看到當天的『晚來就吃不到』系列照片,還真是令人留口水呢。不過蕙質蘭心(語出小哈)雷門居然特地為我做了雞湯燉飯,真是太感人啦,就算當晚飆到83公斤也給吃下去啦!當晚小哈夫夫超閃,存心是要讓我加掛眼科就是了,吼!當晚超級難睡,除了疼痛不適之外,主要是病房通風不佳,冷氣和窗戶都在靠窗的病床那邊,當靠窗病床的簾子拉起,兩床一冷一熱的溫令人難受卻又無法可想,真不知道舊院區的病人是如何撐過夏天的呢?

 

 

       第五天,六點多就醒了,其實這幾天都是這時候起床,只是看想不想繼續睡而已。到樓下的萊爾富買早餐,扒個幾口便當就出門溜達。清晨院區還不多人,大多都是醫生護士趕著門診上班去,緩步到大門,可惜清晨微雨,晨遊228的計畫泡湯,只能在院區用iphone隨影。終於看了第一部片,愛在暹邏的導演版略嫌冗長,看的時候護士還覺得奇怪為什麼我在看泰國片,純純的愛雖然動人,可能對我們慣吃重口味的(摸著良心呵)慾女來說,十年以前的初戀,僅供憑悼吧。不過歌好聽,泰國街景也勾起不少鄉愁,好想去趟泰國,for fun for relax都好,可惜最快也只能展望潑水節了。

插播: August Band - "Kop Koon Gan Lae Gan感謝彼此"(中英文字幕)

 

       下午在昏睡和辦出院手續的空檔,終於看完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米蘭昆德拉在台灣最著名的作品。知道生命不可承受之輕是johnny曾在文章中大量引用,是文青必讀刊物,買了許久,終於趁著這次住院陸續看完。文中充斥著作者的通篇哲思,近乎囈語,在文中也以作者自稱,以作者的語調用哲學式的分類評論文中主角的性格反應,這種文體似乎是我以前未見。感覺就像藍色蜘蛛網的盛竹如沒事就進來插旁白一樣,當然雅俗有通天之別。與其說是小說,不如說是有劇情的心裡剖析論說文吧。一如Johnny在病房所言,最後一章的卡列寧的微笑,是很不一樣的結局,雖然評述語氣不改,但作者異常溫柔,或許是本書成為米蘭昆德拉最受歡迎一書的原因。看完最後一章,對於自己錯過田園畫派的莫內,畢沙羅特展相當懊悔,那時候我都把光陰虛擲到哪了呢?

       出院手續其實沒想像的複雜,台大也不愧為台大,流程上相當清楚,不過如果沒人幫忙要自行排隊繳費也很麻煩就是。而且感覺上健保好像真的付了很多,總結住院開刀也只負擔六千有找,如果健保不倒,其實醫療險本身限制日益繁多的狀況下(總理賠上限等),其實是否需要終生醫療等高額保費的內容其實值得考慮,不過當然原本當作保費的部分必須要另外規劃理財以填補未來支出可能的財務缺口才對。大包小包的坐小黃到家,光是住院五天就有好幾袋家當,以後應該準備個行李箱以備不時之需。

    

 

       第六天,出院後的隔天,由於睡眠狀況不佳,這幾天都是早早起,下午大概都會昏睡。早上陪媽媽(其實是我強力要求)牽佩佩上菜市場,在回程的路上拍了這張,僅縮圖無後製,雖然看起來普通,不過自認為是近期佳作,大概跟朱自清的背影有著類似的情境吧,不過菜市場買的菜當然沒有滾在月台上。傍晚和老弟看了PAUL燒給我的『我的酷兒婚禮』,若是以我模糊的印象相較,似乎同是西班牙片的『愛情零規則』在多線劇情的安排上似乎更勝我的酷兒婚禮,不過兩部片其實是同一個導演(或編劇?不同網站上有出入)Yolanda Garcia Serrano 尤蘭達賈西雅索藍諾 。本片其實酷兒的成分不高,雖然主軸是要完成西班牙首次的酷兒集體婚禮,不過整部片看下來,其實比較像是同志父母日日春和解協調會,親情的比重似乎還比愛情高一點,不過依舊是令人開懷的有趣電影。

 

 

       第七天,不安於室,下午就牽著佩佩背著相機外拍,雖然連日秋風日光其實是很好的拍照日,懶散的主人和不合作的狗,當然拍不出什麼好照片。原本計畫到河濱公園外拍,結果只是走去買紅豆餅就回家,到家上傳個很不用心的手殘也要拍系列,人近中年真的很不熱血啊。傍晚看了『曾經,愛是唯一』,整部片很奇妙,很自然的愛音樂的女生認識了街頭演唱的男生,整部片的台詞不多,幾乎都由歌曲連結,像是由一段段英式搖滾MV串成的,某些片段的手持攝影讓人覺得極為親近,像紀錄片一樣。其實整部片的劇情很簡單,以電影的時間軸來說,大約也只是幾個禮拜間的事,兩者相識,歌唱,錄音樂,像是發生在都柏林的英式搖滾版『Before sunrise』。很簡單的敘事,描述夢想,努力生活,漂亮的光影和好聽的歌,不用太複雜的劇情,雖然說不出來為什麼,卻是這幾天我最喜歡的電影。

 

 

 

       第八天,下午回診,原來台大骨科的52號要等到五點多才會叫到,還好城中區少不了可買可逛的,在大眾買了『曾經,愛是唯一』的原聲帶。阿飛西雅的首張專輯『失語的鱷魚社會』,原本沒打算購入的,卻在大眾的小白兔試聽專區聽『behind the river』,想著夏天的野台,沒有情緒卻不知不覺的眼眶濕潤,害我一度懷疑自己是有什麼精神創傷還是隱藏憂鬱之類的,也敗入第一張後搖的單一樂團專輯。另外一張是V.A. 出道紀念日,是台灣的地下音樂著名地標小白兔唱片轉型品牌後所出的四周年代理音樂合集,一張才賣79塊,超級超值,這樣的訂價,該是希望能讓聽地下搖滾的潛在族群有入門的機會吧。

       到傍晚才叫到號,跟醫生說了近日的疑慮,原本以為是睡姿出問題,似乎鎖骨移位一樣,摸起來有突出的感覺,睡覺時也覺腫脹,心想該不會衰到要再開一次刀吧。後來照X光才知道原來是鎖骨上的鋼板作怪,或者是鋼板太厚,所以身體有不良反映吧。看完醫生去COSTCO購物吃晚餐,剛巧碰到景舜和JACK,才知道隔天的桃源谷是野餐。晚上參加旺旺家的小公主小黃的生日&當兵告別PA,一聊居然聊到五點也不覺疲憊,看來這幾天的超長睡眠時數真的恢復不少體力。

 

第九天,前天五點才睡,早上補眠後還是覺得快死了一樣,真不知道以前怎麼可以這樣每週末夜夜笙歌。下午ERIC拿攝影書給我,順便散步去吃被我認定是萬華名產的紅豆餅,隔兩天再來,老闆娘已經認得我,還說怎麼兩天不見手是怎麼回事(這次有綁三角巾)。傍晚的光很好,某條巷子毫無保留灑滿驚豔的金色夕陽,可惜當下沒拿起相機,走到小公園漸漸暗淡的日光相較之下已經激不起按快門的慾望。當晚原班人馬去了FUNKY,原本沒位子的,卻坐了G-RUSH贊助的博愛座,綁著三角巾的殘障人士多少有點好處啊。而且吧臺不賣酒給我,原來有傷口是不能喝啤酒的啊?大家真是有情有義。

 

這次出車禍,還好沒有太大礙,就像聖姑說的,還好是不太大的代價就得到教訓,雖然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的不便,不能騎單車,機車,相機也舉不高,更別說重訓,太強烈的震動(羞)也會有點痛(這時候覺得台北市的路鋪的真爛)。不過目前已經可以用雙手打字,難得慢活不用工作的一個禮拜,也是難得沒有目的性的休假。除了身體變鬆散(油膩)不太滿意外,其實宅在家裡也沒什麼不好,有音樂有書有電影有網路,有時候悠閒的舒緩式快樂才是難得的休息吧。就像Johnny說的,無論如何,健康才是最重要的。這次意外,與其等待慢性的前中年危機爆發,不諦是改變的契機,實在有太多美好的事物更待追尋,往後要努力些才行。

 

祝     新訓順利   

 

              愛你的獸  上

5 則留言:

阿哲 提到...

沒想到你也入了院? 看來西區的朋友不如相約去龍山寺拜一下. 你的朋友真是有情有義,我的傷口尚未痊癒之際,就有損友推了啤酒給我,經我細心解說不能喝的原因,居然拿出了高梁...唉~~~~~

每天睡飽飽,保持心情愉快,是恢復健康的小訣竅.祝早日康復:)

雷獸 提到...

快告訴我為什麼不能喝啤酒呢?
我也覺得很神奇
還友人跟我說牛肉 雞蛋 海鮮都要避免呢

eric 提到...

應該是傷口會容易發炎吧?印象中開完刀不能碰酒和海鮮,可以去問古墓女神醫

TACO 提到...

原來你是這樣掛院的歐
難怪網路上看不到你蹤影。

祝福早日康復
並難後有後福。我想應該會會拍出好多好照片或找到好伴侶的說 :P

雷獸 提到...

其實我一直在網路上啊
只是推特沒想到要po什麼吧

找到好伴侶這句話祝福的太大囉
希望有taco的加持會得到八支章魚腳的伴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