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3日 星期四

Merry Christmas - 我的極短篇

芭樂舞曲震耳欲聾,S醺滿醉意的眼裡,無視其他,只迷離的閃爍出他的眼神,和笑起來潔白無害的笑容。或許是某種熟悉感作祟,趁醉意迷茫就和他上了計程車。踉蹌的上樓進房,激吻中七手八腳的脫去彼此的衣物。蓮蓬頭熱水沖下,S稍微醒了一些,才發現帶他回來的男子,可能熱水讓酒氣上湧,根本醉的一塌糊塗。


『剛剛他到底怎麼帶我回來的? 掛的應該是他才對吧。』S心裡咕噥,還是幫彼此擦乾身體,扶他回床上,倒了杯水強迫他喝下,蓋上被子沒多久,S居然累到差點睡著。

『你知道我今晚看著你很久嗎?』那人說

『好像有吧?』S嘴上回答。心理想:現在的帥哥怎麼用的招式還是那麼老套?

『你叫S對不對?』

『你怎麼知道?』S狐疑著,剛剛應該沒有交換過名字吧?

『我叫P,我們很久以前見過,我想你忘記了吧。』P說著,『你的酒量很好耶,我撐了好久你還是沒什麼醉的樣子。你一直跟朋友講話,我不太好意思去搭訕。』

『原來是這樣,酒量不好幹嘛一直撐啊,還好不是兩個人都掛在路邊。』右手穿過P的頸下用雙手緊緊環抱,吻了一下P的臉頰。S靜靜的聽著P細數那年畢業後,隻身外派工作的種種。問起彼此近況,時移事往,S挑挑撿撿的回答了一些,回問了一些,好久不見,總是有些故事不好講的太精采?整晚擁吻,共享彼此體溫,話語間間歇挺進,歲月分隔的距離,彷彿也沒那麼遙遠了。

天漸亮,兩人終於不知何時沈沈睡去~


~~~~~~~~~~~~~~~~~~~~


P半夢半醒間,驚覺身旁沒人,訝異的坐起身來;細細聽到廚房傳來話語聲響,悄悄噤聲前去。惺忪的睡眼,過午的陽光撒下,半睜的眼看的卻是充盈光輝的潔白場景:S只圍著白色浴巾,就背向側趴在地板上,拿著狗餅乾逗弄著一副很好欺負樣的黃金獵犬。P看著一人一狗自得其樂,不自覺的痴了。

『嘿,你覺得你的主人是不是很喜歡我啊?』『那麼多年沒見,他怎麼還記得我?』『我現在看起來怎樣?會不會讓他覺得失望啊?』『我也很喜歡你的主人耶,有事你要幫我唷。』 『ㄟ,你叫什麼名字啊?』

這傢伙是偶像劇看太多嗎?也太無腦吧?還把OS都念出來?『還是個孩子啊,和昨天BAR裡巾國鬚眉的樣子還真難想像。』P的念頭無數,下意識的幫答:『他叫Kirby,別拿狗餅乾寵壞他。』


S一嚇,狼狽的急忙起身,一度弄掉了浴巾又手忙腳亂圍上,狗餅乾也灑了一地,倒是樂的Kirby趁火打劫。

『你站在這裡多久了?』

『沒有很久啊,大概是從那句:你主人是不是很喜歡我啊? 開始,還好啦~』

『啊! 天啊,好丟臉唷,這太賤了啦!怎麼可以偷聽啊!不符合程序正義!』

『喂~,是你在跟我們家的狗講話耶,反正我沒聽到,Kirby也會跟我說啊。』

『少來!他才不會跟你說! 狗又不會講話!』

『那你剛才是跟Kirby碎碎念什麼啊?』

『我~~~~我不管,偷聽就是不道德啦!』

『喂~,你會不會餓啊,要不要吃東西。』P注意到兩人咕嚕作響的肚子

『我剛剛看過啦,你家冰箱空空如也,連單身漢的常備啤酒也沒有耶。』S一副已經熟門熟路的口氣。

『沒關係,我們出去吃吧。你是老饕,推薦一下吧。』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還是有看你的部落格啊~』P張揚一臉的大獲全勝回答著。

~~~~~~~~~~~~~~~~~~~

三個月過去,好像也該清醒一點?

S努力說服自己。隔天,P就飛回外派崗位,Kirby也是常態性請P的爸媽暫時照顧,北國天氣冷的比台灣快,但冬天總是會來,MSN和FACEBOOK好像還不夠傳遞彼此的懇切溫度;天漸冷,那股企盼就在熾熱和微溫間徘徊。終於,P打了通電話來,稀奇的是台灣號碼:

『明天是平安夜,我家,就是你上次去過的那個啊,八點我們有辦一個聖誕小pa,你要來唷。』

『啊!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怎麼沒說,那要帶什麼嗎?』S有點埋怨

『我昨天才回來的啊,因為工作上的事情,不是很確定日期,所以就沒跟你說了,別生氣啊。什麼都不用帶,八點唷,別遲到太久,知道嗎?』

『報告是!就你家八點囉?』

『沒錯沒錯,記得啦,就等你唷。』

S想到那次家徒四壁,心有餘悸,雖然下班遲了,還是繞去橡木桶多帶了幾支紅酒。『不知道P開小趴會不會出搥,到底有沒有人幫他handle呢?』到的時候已經九點多,門把一轉就開,來迎接的是戴著耶誕帽,看起來很委屈的Kirby。

『不是說耶誕小pa嗎? 怎麼沒有人?』Kirby領著S沿不太大聲的舞曲往客廳走,沒看到賓客喧囂,只看到P歪歪斜斜的捲在大紅棉被裡睡倒在沙發上,脖子上還綁著一個手法拙劣紅色緞帶蝴蝶結,頭上還戴著耶誕帽。

S端詳P從棉被捲中露出來的肩膀,還有些微伸出來的毛毛腿。『這樣不太像是裝在襪子裡吧?比較像是沒捲好的鐵火捲啊。』S稍微側頭看了一下,卻看不出來棉被裡是有穿,還是全裸,還真冒出想大力扒開的衝動。

『才一個小時居然等到睡著,也太不敬業了吧!』S心裡抱怨,卻吻上P的唇,輕柔的,解開P脖子上的緞帶。

 

 

『謝謝你,耶誕老人,這是我收過最棒的耶誕禮物了!』

 

~~~~~~~~~~~~~~~~~~~~~~~

 

後記:

寫這極短篇,重拾了非常久沒有碰觸的小說體,觸發的原因大約是我很喜歡『耶誕老人的禮物』開頭某篇,某隻叫魯道夫,紅鼻子的貓,小小的幸福故事。原本以為很簡單的,寫完以後發現。文字的力道掌握,節奏的安排,劇情的鋪陳。從原始的發想和構成文章,其實還有好多難關。甚至在寫文章的同時,一瓶紅酒,熬夜的百念叢生,其實寫出來也和最早的發想不太一樣了。

其二,總編夏民先生很慷慨的把我的名字排進擲地有聲的名單內。可是實際上,只是引用了某年的應景照片而已。別的不說,孫梓評的男身可是我的啟蒙書之一,誠惶誠恐,何德何能能與年少偶像並列,所以為文記之,雖然不如鯨向海在書中的”熊熊耶誕老人詩”那麼愉悅就是了。

聖誕老人的禮物_外盒封底修改1115-2

(夏夏:最有名的不是太宰治嗎? 連奇摩輸入法都會自動矯正耶! 

雷:好像是有聽過,可是我跟他不熟啊,我買過最多本的是徐嘉澤呢~而且作者看照片是隻猴子好可愛啊!)

 

第三:其實是最困難也最由衷的,希望讀完以後,在冷暖無常的十二月天,能帶給讀者一點點幸福感,就不枉了。

3 則留言:

sunny face 提到...

這篇根本就是給小女生看的(小女生寫的)偶像劇啊~~

雷獸 提到...

幹嘛這樣
耶誕節嘛 是小孩子的節日啊
大家開心一點囉

術士 提到...

開頭那段猛一看想說怎麼會跟魯道夫有關呢?
但到了P說話的時候就懂了...
這種故事真的很難寫呀,常常最後就變成別的樣子了